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 正文

茅奖得主张炜读解古典文学,人生有限,经典无限

发布时间:2019-10-3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一个作家不能选择自己的时代。他面临的时代是他唯一也是最重要的时代。只能面对,解决困境,迎接快乐。真正的创造者应该能够感受到时代的召唤和冲击,不断克服个人困难,并将其作为创造的动力。在数字时代,作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有一颗简单而真诚的心,否则他将被潮流和飓风淹没,个人将不复存在。”9月15日,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伟在上海交通大学包兆龙图书馆为新书发表演讲。这本新书不是小说或散文,而是对古典文学的诠释。“随着年龄的增长,除了创作精彩的小说,现实主义写作也是我多年来的坚持之一。”在20多年的工作中,除了文学创作之外,他还阅读和阐释经典,并撰写了《张炜经典文学解读专论丛书(四卷本)》。

自从1973年出版小说《木车》以来,张伟在他四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已经出版了一千八百万字。他先后完成了《古船》、《九月寓言》、《刺猬歌》、《你在高原上》、《独立药剂师》、《阿约巴秘史》、《寻找鱼之王》、《兔子作家》等优秀作品。莫言形容他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一个深刻的思想家和一个坚持不懈的创新者”。这个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或许答案可以在经典著作中找到。“传统经典对作家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什么是经典?经典是经过多年的分析、选择和鉴定,一代又一代人放在我们面前的珍宝。一个人只有一生是不够的。阅读经典会让你觉得你的寿命延长了。你会觉得阅读就像与高尚的灵魂交流。可以伴随人类一路走到未来的遥远而不可预知的东西是真正的永恒。”张伟说道。

张炜的《古典文学读解专论丛书(四卷本)》包括《还说李白杜甫》、《陶渊明的遗产》、《读〈诗经〉和《楚辞札记》(修订本),新作品如《苏东坡读解》将于晚些时候出版中国文学有着悠久的传统,从早期的《诗经》、《楚辞》到商代甲骨文。它有几千年的悠久历史和文化,这在世界所有文学传统中是罕见的。中国文学应该把中国传统视为一种可能的资源。从这个角度来看,张炜20多年来的持续关注、持续对话和持续写作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复旦大学中国文学教授陈寅恪的说法,传统不仅仅是曾经存在并流传至今的东西。传统也是处于时间下游的后来者选择和重塑过去存在的资源的结果。张伟选择与中国古典文学中的伟大作家和经典作家交谈。他不仅作为一名作家阅读经典,而且有自己独特的学习和支持。例如,在《诗经》部分,他提到诗歌和音乐的分离是一个很大的结合。后人明白,《诗经》往往会留下当时的背景和音乐的场景,张伟在一开始就提到了这一点。更重要的是,张炜的作品不是文学史教科书或中国古代文学知识手册。当然,他们充满了学习和知识。更重要的是,它们是与伟大的古代作家对话的各种情感和思想。他们立足于当代对传统的吸收或干预,以及对当前文化和社会的反思。一方面,他们有同情的理解和深刻的批评。

张炜的四本书论述了伟大的中国传统作家和经典作品,这让我们想起了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1956年提到的“大传统”和“小传统”。大传统是以城市精英为代表的普遍文化脉络,而小传统是人民、农村、世俗等的传统。”陈寅恪说,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从民间和日常生活中吸收的小传统总是取之不尽,而张炜在过去20年中阐释的重要经典和经典作家属于所谓的大传统。这些伟大的传统将如何呈现在张炜的创作中,未来的文学也在意料之中。

“今天,当知识相对容易获得时,对知识的解释和对传统的理解无疑是学者或作家最真实的印象。张伟说是传统经典滋养了他的精神世界。那么,传统经典是如何创造他的精神世界的,他又是如何看待和解读经典的呢?张伟阅读经典专著系列可能是回答这些问题的密码。”中华书局总经理许军说。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天津快乐十分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