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 正文

都什么时代了,人体写生还会引发争议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特别评论员黄帅(北京)

据悉,近日,一些网友上传了一组大学美术课堂教学的图片,其中在附随的文字中称“川上院长(Dean Kawakami)对自然绘画的展示真的很好,但是“是否要裸画在网民中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一些网民说,他们学校的艺术系取消了人体素描课,因为一些家长和学生反对,其他老师也进行了干预。

这样的问题在公众舆论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有些人惊呼,“美术学院的老师和学生裸体画画已经有9102年了。怎么会有人不接受呢?”还有一些人说一些阴险和淫秽的话,说“裸体艺术就是色情,淫秽文化不能在艺术的旗帜下推广”,人体素描引起争议,这是美术学院的老师和学生可能无法想象的。对他们来说,在裸体模特身上画画是完全正常的。然而,裸体在公众中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大多数中国人仍然陷入“一提到性就脸色苍白”的思维障碍。

从中国艺术的历史来看,至少有两次关于裸体是否可以绘画的大辩论。第一次是在民国初年,当时艺术家刘海粟在上海美术学院用人体素描教学。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事件,这使得许多封建卫兵难以接受。结果,刘海粟被一些人污名化,各种“批评”一度猖獗。然而,随着西方思想的大规模涌入,特别是新文化运动给中国文化带来的新变化,艺术界开始重视裸体艺术,文学界也产生了大量赞美人体美的作品。随之而来的是社会思潮的激活和人性解放的演进过程。

然而,裸体艺术在中国的命运可谓跌宕起伏,人体素描一度变得极其敏感。第二场辩论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在20世纪80年代充满理想主义的思想解放过程中,人的美再次受到重视。

事实上,在某种意义上,裸体画的能力是社会趋势是否活跃和开放的标志,甚至是政治开放程度的标志。被知识界称为“新启蒙”时代的20世纪80年代,也在这些积极的辩论中演变。当我回顾中国美学的历史时,我发现学者陈醉在1987年出版了一本书《论裸体艺术》。它最初是一部学术著作,但在那时它成了全国流行的畅销书。这表明人们对探索人体之美有多么感兴趣,而在这个领域几乎不需要认真思考。

今天,似乎仍然有很多人对裸体艺术有着莫名其妙的偏见,这个事件可以成为新闻事件,这表明很多人仍然不理解“画人体”以及人体艺术与美学、美育的关系。事实上,这也与中国传统艺术的保守倾向有关。自古希腊和古罗马以来,西方艺术就非常重视人类美的表现。大卫雕像和断臂维纳斯都是古代西方人展示人体之美的经典作品。文艺复兴后,人体美的表现是艺术家们一直追求的目标。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其他大师都是人体绘画大师。此外,人体绘画与解剖学密切相关。丹尼尔和达芬奇一样,既懂人体解剖又懂艺术,在西方艺术中并不少见。近代以后,中国知识分子将优秀的西方思想引入中国,这对中国社会的思想解放和文化进步大有裨益。

因此,不能低估裸体艺术,更别说污名化了。我们不妨从更大的角度来看待所谓的“裸体画”,用更多的历史视角和更宽容的态度。人体艺术不是色情制品。人们不需要看到裸体就能联想到各种污秽。认为裸体是不道德的那种论调应该被历史博物馆接受。

安徽快3 上海时时乐 吉林快三 江西快三投注 河北快三投注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