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 正文

写草书要有舞者的心,史上两位草圣写的两件经典书法如美女跳舞

发布时间:2019-11-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中国书法充满活力地渗透着舞蹈精神。其中之一就是使用钢笔。根据《秦汉魏四代:文风》中的记载,李斯曾经说过“舞笔如景山兴云”,就像描写书法“笔飞向墨舞”。其次,关于结式的书籍理论也有结式和舞蹈动态的描写。欧阳修的“三十六法”包括“避敌”、“散布”、“屈服”和“垂直拖动”。这些书法规则也是舞蹈动作的姿势和姿态。

谈到书法与舞蹈的关系,古代书法文献记载如下:

前张武徐擅长草书,曾在叶县西河看过公孙大娘的剑舞。从那以后,草书有所进步,他很感激…(杜甫诗《观察公孙大娘弟子剑舞乐器行》序)

[张旭]看公孙的舞剑器,获得他的神性。(李肇《唐代史补编》)

张店看到了公孙大娘的挥剑装置,他的书法变得更加英俊。(郭Xi的《林高泉志》)

圆且能转动,每个字都与桑林的舞蹈合拍。(怀素的《桑树邮报》载有王珂-俞的《珊瑚网,法书序》。王子竹:“圆圈这个词很奇怪。”)

怀素“自述帖”第一部分

前三部是中国书法史上关于曹圣张旭书法的著名故事,公孙大娘的舞蹈对其有很大的改进。第四是另一个曹圣怀素告诉自己草书就像“桑林舞”时的主观感受。作为唐代的两位曹圣,张旭的材料只是间接说明了书与舞的关系,而怀素则通过亲身经历直接见证了书与舞的联系,并接触到书法节奏的重要特征。

怀素自我报告帖子第二部分

中国书法洋溢着舞蹈的精神,舞蹈动作显示了精神的空白。中国书法最初是一种节奏艺术,类似于绿色音乐或舞蹈。美学家宗白华的美学体系、书籍、音乐、舞蹈都具有相同的品格,都是贯穿同一精神的美,都是三位一体的互动艺术。毫无疑问,张旭代表的书法实践与舞蹈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最高的节奏、节奏、秩序和理性同时也是最高的生命、旋转、力量和热情。它不仅是所有艺术表现的真实状态,也是宇宙创造过程的象征。因此,唐代大书法家张旭看到了公孙大娘的剑舞,体会到了笔法。伟大的画家吴道子请裴将军用剑跳舞,以增强他的精神,并说:“因为激烈和有力的努力,我可以理解朦胧和遥远。”这两段有很多共同点。他们深刻阐述了舞蹈主客体的美学内涵,发现了舞蹈的各种重要美学因素:节奏、节奏、秩序、生命、功能、旋转、运动、力量、热情...总之,所有这些都是一天中的“节奏”。正是这一点构成了舞蹈艺术的内在美和外在美。

张旭四首古诗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书法也体现了这些美丽的因素,具有突出的节奏。张旭观察舞蹈的故事让人深思:为什么舞蹈之美可以转化为书法之美?舞蹈之美转化为书法之美最重要的转折点是什么?李肇说,张旭看到了挥舞宝剑的装置,“得到了它的神”。事实上,书籍和舞蹈可以通过“上帝”相互联系。然而,郭Xi说得更好,看到挥舞宝剑的装置和“写作的力量是好的”,这个词“力量”就更有意义了,它更准确地抓住了另一个重要的交流书籍和舞蹈的机会。

气功评论黄庭坚的草书:黄庭坚的《全勤帖》是一卷禅宗语录。虽然它是用疯狂的草书写的,但它不同于涂鸦,但纸是直笛,笔是舞者,他们在那里随着人们的舞蹈,以丰富的旋律跳舞和旋转。气功指出,“充满旋律,依人旋转”与怀素的“桑林铁”(Sang Lin Tie)一模一样,后者说“圆而能转,每一个字都有一个共同的性格”。这16个字可以看作是舞蹈的总结和写照。正是因为书籍与舞蹈如此相通,曹圣张旭的书法才能在公孙大娘舞蹈的启发下得到极大的提升,而韩愈的《高仙大师序》也说张旭的《歌舞之战》...躺在书里”。张旭的狂草诗《四首古诗》是一个肥胖的中心,具有强烈而霸道的写作风格。它尖锐有力。不管它不如引人注目,电不如飞行,有许多不同种类的把戏和无尽的惊喜。它的运动似乎来自公孙大娘的挥剑器械。总之,它的确是“最直接、最充实、最强烈、最尖锐、最简单、最充分的活力表达”,用闻一多的语言来阐述舞蹈。

怀素画像

《自我叙述的帖子》是怀素的代表作。这篇文章不同于张旭的“四古诗”,它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取而代之的是“古代的薄纸是半无墨的,但是细笔、圆笔、飞笔和死笔在摇摆和拉扯。异常情况并不差,角色已经准备好飞行了。可以说,它显示了“最高水平的生活、旋转、力量和热情”。例如,帖子中的“国家”一词几乎是一个标准的圆圈。“钱七”这个词转了四圈。“远鹤无锋”这个词也连续出现了七八次。“所有的单词都是为了促进理解”这句话甚至更圆更飞,这确实是纸上的舞蹈。另一个例子是“木”,由于笔画数量少,普通书法家通常把它写得更小。然而,怀素因为生活水平高而“陷入了精神状态”。然而,他用一种又大又奇怪的方式写的,这两个笔画加起来实际上是一个圆圈。

总之,整个画面充满了圆圈和转弯。舞蹈谱中的“向上转”、“向下转”、“向外转”和“向内转”随处可见。排舞已经达到了《桑林铁》中所说的“转圈”的极端状态。它让人想起唐代著名的舞蹈“胡璇舞”和“团鸾轩”。这真的是“左转弯、右转弯、无止境的转弯”(白居易的《胡璇女人》)。朱载誉的《陆乐全乐书说》总结得淋漓尽致:“古代的舞蹈方法,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转球。这是一个被称为“转弯”的词,这是一扇奇妙的大门这也完全适用于曹圣怀素“自我叙事”中的“圆与转”的节奏艺术。看看与“圆与转”相关的“自我叙事帖子”的另一个特征,即“字与字的结合”。它的总体画面是“节奏的运动”,即舞蹈的节奏,力量、潜力和热情都在其中跳跃。《海月书评》对怀素书法的评价是:“没有回头路,只有中段”;董仲舒的《广川书后记》对怀素的评价。这一切都是为了肯定它的“与节日和谐”之美,再加上怀素《桑林帖》中的自我描述,为了与《礼月令》中的一致,据说“如果一个人移动并有一个节日,他就不能跳舞”这是中国古典舞的节奏理论。日本舞蹈演员石井早也说:“节奏必须被视为舞蹈本质中最重要的部分。没有它,跳舞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是外国现代舞的节奏理论。张旭和怀素写的草书向人们展示了纸上典型的节奏,以及草书所代表的每一种书法的节奏或节奏品质,类似舞蹈。

书法家王厚祥

当代著名书法家王厚祥的草书以张旭和怀素为基础,以《四首古诗》和《自我报告》为基础。它在黄庭坚草书旁边。他的草书大胆、大胆而精确,用笔准确而优雅,线条纯净,墨水丰富多彩。这很疯狂,但并不奇怪也不自然。他是当代草书作家的代表。

点击了解更多信息并观看王厚祥“四首古诗”的视频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1分钟极速pk10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